时与光年

支持一下~☺

-momo-:

🎉🎉抽奖抽奖🎉🎉
大家好,这里是momo,第一次抽奖,希望各位手账er们给个面子来参与一下啦!

👉🏻参与方式:转发或者推荐此帖到首页(关注和点赞随意)留言报数字(12345....)一人只能报一次!如果与前面有重复,请删除重报!

本次抽三位!超过150就抽!

详情翻图就好啦!

谢谢大家٩(๑´3‘๑)۶

(ps.有疑问也可以直接留言或者私我!)

天惹!!陆地连续剧!!b站看到惊呆了,推一波~

【陆地连续剧】《古代迷妹追星记》 · 第一集<鹿晗*迪丽热巴> UP主: 咔擦一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233396

【德哈】霍格沃兹又一年(战后)03

      收到赫敏和罗恩的来信后,哈利就开始匆匆打包行李。说实在的,也没什么好打包的,他的东西一向少得可怜。尽管他现在拥有了一所老宅,可是那个曾经说要和他一起生活的人的音容笑貌只能存在于记忆中了。这个曾被当做战时根据地的房子,一边见证了很多人的伤痛与死亡,一边也见证了一个为了胜利的信念,魔法世界的和平而矢志不渝坚持到最后一刻的优秀团体。有时候哈利清晨坐在厨房喝南瓜汁,一抬头就看到战后他们一起拍的照片,挂在显眼的位置。照片里的人笑意里透露着伤痛与疲惫。尽管少了很多身影,哈利也能记得邓布利多每次的来去匆匆,唐克斯在饭桌上变换着她头发的颜色逗金妮玩,双胞胎嘀嘀咕咕研究他们的魔法产品,小天狼星和卢平勾肩搭背,和那个鹰钩鼻子的男人箭弩拔张地互瞪着对方。天,他甚至都有点想念那身一尘不变翻滚的黑袍了。很多次这让哈利的南瓜馅饼掺杂了泪水的咸涩。显然,他目前还不适合待在这里太久。他应该在霍格沃兹,和朋友们待在一起。

    “哈利!见到你真的太高兴了!”哈利幻影移形到陋居,一见面就收到了赫敏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的红头发的好朋友接过他手中的箱子高兴地看着他:“哈利!你总算来了,妈妈念叨你好久了,快进来吧”。他们一起进屋,韦斯莱夫人又给了她一个亲切的拥抱,还顺带塞给他一盘子南瓜馅饼。三个人便上楼去罗恩的卧室。罗恩迫不及待想跟他分享查理炮火队的最新战绩,被赫敏瞪了一眼后,开始左顾而言他。“哈利”,赫敏又瞪了罗恩一眼,转过头来看向他“我们从韦斯莱先生那里听到了马尔福一家的审判情况,真的,预言家日报对你为马尔福一家辩护这件事大肆报道,说什么的都有,哈利你太冲动了!”她把一份预言家日报塞到哈利鼻子底下,第一版入眼就是一张照片,抓拍的人显然带有明确的政治目的,一边是辩护中的自己,另一边是低着头沉默不言的马尔福,下面就是加粗的标题“食死徒无罪释放,是真相还是掩盖的谎言?”                                  

       哈利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不想现在谈论这个话题,特别是罗恩在的时候,但他必须解释清楚,他抬起头来直视躲闪着他的目光的罗恩:“卢修斯·马尔福的罪行当然不可能得到赦免,尽管我也不情愿,但我们都知道事实真相,马尔福的魔杖在这场战争中起了多大的作用,我做不到把这些都掩盖起来。”罗恩沉默了一会,过去拥抱了他。“我明白的,哈利,赫敏也和我聊过了。”哈利惊讶地看了一眼赫敏,感激于好朋友们的理解。

       敲门声传来。门开了,是金妮。他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哈利,让哈利突然意识到他好久没有给金妮写信了,他把这事给全忘了!“嗨,哈利,介意我们到花园里一起走走吗?”哈利歉意地看着金妮,收起了手里的报纸准备和金妮出去,合上的那一瞬间,他看到照片里一直低头的马尔福抬头望了照片里的他一眼。

       霍格沃兹开学的日子近在咫尺,下午他们四个人就赶到对角巷购买新学期要用的物品。战争结束,对角巷正在逐渐恢复往日的热闹,大部分店铺都正常营业。罗恩拉着他们先去了弗洛林冷饮店,还给赫敏挑了她喜欢的口味,一旁的金妮看了一眼哈利,哈利才尴尬地想起帮金妮挑一个,但他其实不知道金妮喜欢吃什么。几个人一边吃冷饮,一边拆开书单研究。“早一年就该买这些书了。”赫敏拿着书单感叹道,“我们几个分头行动吧,我和罗恩会帮你俩把书买好的,回头在乔治店里集合。”然后拉着罗恩一头扎进了丽痕书店。N.E.W.Ts考试就在这一年,哈利如果要当奥罗的话,魔药课非得好好下功夫不可,他和金妮两个人去买了坩埚、一些制作魔药的器皿,又去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订做了几身长袍。

       他们路过了魔法宠物商店。店铺门口摆满了各种笼子,吱吱叫的小白鼠,蟾蜍,各色猫头鹰。哈利难过地想起了海德薇。金妮看到了他的眼神,说:“哈利,我们进去看看吧,有没有什么你喜欢的宠物”。一脚踏进宠物商店,哈利就被各种各样的动物绕花了眼。之前赫敏就是在这家店买的克鲁克山,不得不说是一只相当聪明的猫。哈利瞄了一眼,没有看到店里有相似的品种。当然这不是说他想要买一只猫什么的。猫更适合女孩子养,他想找只聪明点的动物。他低头,扫到了脚下一只笼子里一个白色毛茸茸的东西,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有点防备的盯着他。他蹲下来,等到看清这个小东西时开始忍俊不禁起来。原来是一只小白貂。这只貂身形修长,通身雪白,毛色油亮,竖着两只小耳朵,神神气气的支着前爪站立着。哈利起了逗弄的心思,伸出手想去摸摸脑袋,没想到小貂一口就咬了过来,还好哈利动作快。“小东西脾气挺坏的啊”哈利心有余悸地摸摸手指头。白貂还是盯着他,眼神里竟然还有点挑衅。

       一个时辰后,哈利提着一只笼子和金妮来到了乔治的魔法把戏店。

     “哈利!你你你你买了一只貂?!”

………………………………………………………………………………………………………………


想象中那只雪貂应该长这样( ̄y▽ ̄)~*哈哈哈~(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德哈】霍格沃兹又一年(战后)02

      在德拉科马尔福近几年的生活里,他与周围人的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直令他骄傲的父亲如今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昔日里疼爱她的母亲也失去了往日里的从容淡定,为了他低声下气地哀求其他人;从前一直跟在他身后,被他视为打手的克拉布转瞬间便消失在熊熊厉火之中;那个格外偏爱格兰芬多的老校长间接因为他的原因从塔楼坠落;很少有笑颜,却是真心关爱他的教父或许已经不在人世。而那个他一直敬畏的,以为能重整纯血家族威望的连名字也不能提的人,让他的家庭支离破碎,在他的手腕刻下了一个一生也洗不掉的标记——曾经的荣耀,现在的耻辱。

       从前的德拉科很少质疑父亲的选择,而这一次他却想,是不是从最开始就错了。毕竟他不再是那个整天把父亲挂在嘴边的少年了,毕竟他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开始他被父亲引荐给那个连名字也不能提的人时,他承认自己野心勃勃。那时候确实不可一世狂妄得很,教父的劝告被他误认为企图阻碍他的成功。什么时候开始动摇这样的想法的?嗯,是那天晚上吧。那天晚上在天文塔,他拿着魔杖指着老校长时,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仿佛看穿了一切,让他的双手颤抖起来。

       他发现自己还不足以使用不可饶恕咒。

       对,他有足够的时间回忆过去。阿兹卡班的时间漫长的很,这里不知黑夜白天,度日如年。没有魔杖,没有说话的人,没有可看的风景,只有斑驳的墙壁,冰冷的铁栏,渗透到骨子里的冷意。德拉科觉得这已经是阿兹卡班最仁慈的房间了,摄魂怪不会经常来,他得以保留自己的意识。唯有孤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但这种东西大概是和摄魂怪一样的怪物,蚕食人的快乐的记忆,令人变得颓丧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他应该能出去的吧?也许?最后一刻把魔杖扔给波特算不算点功绩?梅林,韦斯利都要耻笑自己了。而且当时没什么人在场,波特完全可以闭口不提这一切,让他这辈子就在阿兹卡班腐烂发霉。

       不过,波特估计不是这样的人。这种他曾经耻笑的格兰芬多品格,如今竟成了他手里的救命稻草。曾经无比嘲讽的救世主称号,如今也真的要承认是救世主了。

       后来,被带到审判室时,他还挺恍惚的。四周是乌压压的陪审团,当他走到中央的那把椅子边时,椅子上的锁链自动缠绕了上来,迫使他坐了下来。然后他听见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我认为在判定他是否有罪前,还没有权利在审判时这样对待他。”他听到金斯莱咳了一声,四周开始窃窃私语。然后锁链松开了。

  “咳咳,现在继续。”马尔福猜想在他进来之前已经对情况进行了陈述。

  “那么,德拉科马尔福,你是否承认在你于霍格沃兹就读第六学年通过消失柜把食死徒引入学校?”

  “你是否承认你与你父亲,卢修斯马尔福都听从于伏地魔且加入了食死徒队伍?”

  “你是否承认你袭击了霍格沃兹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并致使其从塔楼坠落死亡?”

  “马尔福家是否在战争期间将马尔福庄园提供给食死徒作主要基地?”

  “你是否参与食死徒的猎杀行动?”

  “没有用魔杖发射过黑魔标记?是否告知你的魔杖去处?”

       ……

      德拉科浑身僵硬地听着一条比一条犀利的指控。每条指控他都沾边,每条指控都让他浑身发寒。他听到自己僵硬地回答“是的”,“是的”,心里开始绝望也许这辈子都要待在阿兹卡班,或者直接迎接摄魂怪的一个吻。

      他听到他的母亲被带了上来,扑过来拥她入怀,他听到母亲在向审判长辩驳“不不不,他年纪还小,很多机密并没有参与其中。”“他很少参与过猎杀行动,只是迫于那位连名字也不能提的人的命令与恐吓,但他没有杀过人。”他僵硬地听着,也没有承认,也没有辩驳。

       最后,他又听到了刚进审判室时那个年轻但是坚定的声音,陈述他的辩词。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死我比在座的各位都要感到哀痛,但他的死亡并不是德拉科·马尔福造成的,校长早在几个月前就策划了自己的死亡……”

       真的是这样吗?他的心里松动了一下,一点点小小的希望破土而出。

    “德拉科·马尔福在…………,这些罪行的确不可否认。”

      他的心又开始下沉。

    “但与他的母亲在战争后期做过卓越贡献,可以说,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这场战役很难这么早取得胜利”

    “他的母亲在最后一场战争向伏地魔撒谎掩盖了我还活着的事实,为我进行反击争取了宝贵时间,而他也在最后一刻将他的魔杖抛给了我,使我成功地打败了伏地魔。”

       德拉科预料到他会讲出来,但真的讲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心里感到惊讶。陪审团一片哗然,显然很多人第一次听到最后一场战役中的详细细节。众人又开始讨论。他听见波特还在说着什么,听见身边母亲欣喜地哭泣。他自始至终没有朝那个方向望过一眼,他不知道波特有没有看他,他怕看到又一双洞悉他内心的眼眸。他知道,以救世主如今讲话的分量,他得救了。

………………………………………………………………………………………………………

   不过,波特估计不是这样的人。这种他曾经耻笑的格兰芬多品格,如今竟成了他手里的救命稻草。曾经无比嘲讽的救世主称号,如今也真的要承认是救世主了。

马尔福:毕竟是救世主了以后怎么好意思怼他,好气哦

波特:……你以前怼得还少?


【德哈】霍格沃兹又一年(战后)

    一片朦胧的白色雾气。

    哈利眨了眨眼睛,才发现雾气中模糊的人影来来回回,红色的霍格沃兹特快列车静静地停在站台,四周充斥着孩子们的吵闹声和家长们的声音。原来他在9又 3/4站台。哈利有点迷惑,他在这里做什么?这时,哈利感觉到有人抓紧了他的胳膊。他低头一看,一个红头发的小女孩在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爸爸,我也想像阿不思和詹姆一样去霍格沃兹上学!”

    “想都别想了,你还有两年呢,再说了你这么笨,说不定到时候连入学通知书都收不到哈哈!”一个个子略高的男孩推着车子从后面窜了出来,笑嘻嘻地对红头发女孩说了一句,女孩哇哇大哭起来。

    “詹姆!不要和你妹妹开玩笑!”哈利把小女孩抱起来,看着男孩朝他吐了吐舌头,回到“我上车啦”就跑远了。

      哈利朝远处望去,詹姆已经看不清踪影了,反而有三个轮廓分明的人影站在雾气中。他不自觉的向前走了几步,惊讶地发现那是马尔福。但他似乎比哈利所认识的年纪大了很多,他身形瘦削,浅金色的头发打理的很短,这使的那双明亮的浅灰色眼睛和苍白的面庞一览无余。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黑色的上衣一直扣到喉咙口,一个身形窈窕的女人挽着他的手臂,哈利莫名地喉咙紧了紧,接着他意识到那个女人是阿斯托利亚。然后他把目光投向了身侧的男孩,简直活脱脱一个小时候的马尔福,他一时迷惑了起来,小马尔福和中年马尔福同时出现?

    “叩叩叩~”哈利从梦中惊醒,这才发现一只猫头鹰在敲他的窗户。他走过去开了窗户,解下猫头鹰腿上绑的信,看着猫头鹰抖了抖翅膀消失在晨雾中,这才转身把信放在桌上,又一头倒在了床上,但他已经没有丝毫睡意了,刚才做的梦反而清晰地在他脑中浮现。

      他竟然梦见了马尔福?

       这真是不可思议。也许是因为前些日子在魔法部为马尔福一家所辩护的那次审判吧。那是在战后他第一次看到马尔福,和她的母亲站在一起,那个昔日的死对头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他应有的傲慢之态和咄咄逼人的语气,在审判过程中,面对朝向他的条条质控,只是机械般的回答“是的”或者“不是”。不,他甚至连不是都很少说,她的母亲一直在旁边急切地辩解,而他竟是对质控供认不讳,一点辩驳的意思都没有。他看起来在阿兹卡班受了不小的罪,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上。在哈利提供证词为他们辩护的整个过程,直至审判结束,马尔福都没有看过他一眼。哈利在床上叹了口气,他今天考虑马尔福太多了,还是赶紧起床,让这一天正常起来吧。

       等到哈利下楼时,克利切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哈利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把餐桌上的两封信拿了起来,是赫敏和罗恩的。他先拆开了罗恩的信,一开头就是罗恩热情洋溢的调子:

哈利:

       伙计,你收到学校寄过来的信了吗?说是由于战争原因,我们这一届好多学生都没怎么完成学业,在不少家长的要求下,学校准备让我们重读七年级,好参加六月份的O.W.Ls考试和N.E.W.Ts考试。梅林的袜子,我可真的不愿意再参加什么考试,可是爸爸说魔法部现在紧缺人手,大规模地招揽人才,我得考过了这两科才有资格参加奥罗选拔呢,赫敏听到这个消息肯定开心死了,自打战争结束后她就一直念叨她什么证书也没考到,找不到什么工作。不过能去学校还是开心的,我想念猪头酒吧的黄油啤酒,还有我的四柱床!

       妈妈请你来我们家吃饭,我想你可以开学前来,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对角巷买开学用的东西。

Ps:听说你给小白鼬他们一家辩护了?真搞不清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想赫敏见了肯定会问你的。

                                                                                                         罗恩

       哈利哀叹一声,他几乎都可以想到赫敏在信里写了什么。果不其然,赫敏用很多的篇幅表达了对重返学校的期待之情——“哈利!你知道的!N.E.W.Ts考试是有多重要!”后面的篇幅一直在问那天审判的事情。看来他得找个时间好好写封信过去解释,免得见面遭受问题轰炸。那么,楼上那封信应该是学校寄过来的通知和书单了。哈利咬了几口面包,懒洋洋的用魔杖施了句信件飞来,那封信就从楼上飞了下来,打了个旋,然后优雅地落在哈利的手中。拆开信封,跃然眼前的是纸质精美的信纸和繁复的宝石绿的花纹。

       这不是学校寄来的通知信。